关于独立思考

今天看到”Daily Bread”上的一篇文章,提到David McCullough所写的John Adams传记。 David描述Adams,美国的第二任总统时写道,他既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又是一位独立的思想者。 作者似乎认为这两种人格是对立的,因此颇为其并存而惊叹。Daily Bread的作者对此很不以为然, 称之为”Nothing could be further from the truth”。

打开圣经,无处不在的是对智慧的赞美。“因为智慧比珍珠〔或作红宝石〕更美.一切可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箴言 8:11)。 得神喜悦的所罗门,圣经中称他为智慧的象征。“所罗门王的财宝与智慧,胜过天下的列王。”(列王纪 10:23) 如果没有独立的思想,又何需智慧呢?在主的教义饱受王权压制的时代,若没有独立的思考信徒如何在黑暗的世代坚持信仰呢? 在中世纪,当宗教沦为政治的工具,若没有独立的思考,马丁路德及许多宗教改革运动的领袖如何能带领神的子民回归主的殿宇呢? 当每一个信徒站在神的殿中决志受洗的时候,当他们在之后一次又一次遭遇试练的时候,若没有独立的思考,又如何能无怨无悔,“一意孤行”呢?

圣经上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主,本身就是独立思考的结果。敬畏主,更是独立思考后的选择。 一切独立的思考都是有根基的。对于信徒来说,这根基就是这一位独一的真神,而思考乃是去认识他美意的途径。 我们的思念不再是虚妄的,因神已将公义刻在我们心里,也将忌邪的心刻在诫命里。 做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不是选择放弃独立思考,而是选择以基督的义作为思考的根基,选择不被肉体的软弱所左右,而使我们的思考变得昏聩。

主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最美好的计划,他的安排超出我们的所想,所求,所料。若不去思考,又怎能明白主如此美善的心意呢?